实现年轻时梦想「独行中横」

7/6日卯时乍到自然醒来,匆匆漱洗后,重新打包装备。这次因天气较炎热,除换洗衣物携带较多外,其余尽可能简化。合算起来是四天四夜,因此内衣裤四套,外衣裤三套,羽绒背心、防风轻薄外套各一,再加护膝两付(设计不同,功能一样)。又为了长途跋涉,除高筒鞋作为行进时穿着外,多带一双低筒郊山健走鞋,以防万一。还有防晒袖套、鸭舌帽、手套、头巾、头罩式雨衣、雨裤、雨伞、…………等。剩下就是登山轻便炉具及台酒麻油鸡肉泡麵*2、椰汁姜黄香菇炖饭(乾燥饭)*1、少量行动粮。其他小物就不再赘述。两日前在家过磅时秤得重量为14.7Kg(不含饮用水1.5升),外加M3/4单眼相机斜背。5:45离开旅店,巷弄内不见人车,几个弯后走到客运站,也空无一人。赶紧找到小7购买两个麵包及三颗茶叶蛋,预作未来两天的午餐。再转往对面的拉亚早餐店匆匆服完一客厚牛芝加哥堡及一杯美式热咖啡,回到客运站,已有多人候车。询问站务小姐,往合欢山7:05的班车是否还有座位,获得的答案是:"目前手上有预约的名单仅有五名,是否还有座位,要等车到站后才知道,若有,司机就会让你上车"。距离发车时间还有约四十分钟,此刻心情七上八下,因为陆续又来了好几位也是要搭乘同一班车的旅客。很担心发车时挤不上去,何况我还带个大背包!候车时,来了一位先生,看起来年约甲子之龄。背个小背包,手上拎着一个纸箱,面对面直朝我而来,停下便问我是否去登合欢山?我不善于面对这种毫无準备的陌生人问答,一时之间有点迟疑该如何回应,半晌才摇头说不是。但,他老兄竟开始自述此行要去合欢北峰走走,平常假日都会到处游山玩水,已经走遍合欢群峰(西峰除外)、溪头、阿里山、杉林溪………等各处好山好水,而且都是搭乘免费客运公车前往的。惊讶之余问他贵庚,才知已过古稀之年!他的夫人不喜旅途奔波,所以都是自己一个人出游。由于他精神饱满、脸色光泽、精气十足,给人的感觉不似年届七十。这让我益加确定,只要常走山林,汲取山川灵气精华,必能保持身强体健,免除疾病缠绕之苦、省却劳烦子女之忧。班车到达,他因有预约,一马当先。我等所有预约乘客登车后,第一个上车,因为我是最早到达排队等候的。25人座的小巴,第一站就只剩五个空位。车行直达清境农场的公车接驳处才停,停泊期间上来三位轻装旅客及一对登山男女,背包50升以上;女的身着压力裤,半截式七分袖排汗上衣,露出肚脐上下区域,让人觉得十分健美,不必说就知道是去登山历远的态势!到青青草原招呼站又上来六位身背重装的乘客,下车后询问是要攀登奇莱主北峰的。我原定是到终点站-合欢山游客中心才下车,但不知怎的在松雪楼时,就跟着一车人鱼贯而下,时约9:20,还暗自高兴提早到了!当车行过翠峰时已开始浓雾兼下雨,离开车门那一瞬间,直觉冷得哆嗦,赶紧拎着背包冒雨冲进3158Café。一群人挤进,再加上十来位刚从附近山头下来的游人,不一会儿就把室内加温到我的眼镜一片迷濛。那位先生首先抢得一处靠窗的座位,六登山客也争得一角休息处;我则获得一张高脚椅放置装备,不敢多占位置。吵杂潮湿的Café吧檯还供应黑糖姜茶,一杯50元,外加押杯金100元(还杯时退款)。我匆匆拿好备妥的衣物护膝,到马路对面的公厕换装,再回到室内,也购买一杯姜茶,慢慢品酌;看着那队欲往奇莱的年青山友,一脸无奈与茫然,到底是要放弃还是要冒雨续行?正在考验着他们的智慧。我直耗到近10:00,心想不走不行,穿上雨裤及披风式雨衣、撑起雨伞,开始中横四天的健行旅程。走出Café踏上台14甲公路那一刻,回头再望一眼隔着玻璃窗内的游人,感觉这是人生的另一个开始,心中有无比的兴奋与期待。兴奋于多年愿望终于实现,期待着年轻梦想即将完成!走着,突然想起没有把出发点拍照留念,立马取出相机,风雨中不想往回走,只能拍下浓雾里台14甲路面。雨势不大,风势却极强劲,雨伞几乎不能撑起,伞布被吹得往内凹进;努力抓稳,缓步循着公路往大禹岭方向下行。越往下走,越靠近石门山,公路左侧吹来的风更是强劲,一不小心伞布竟被吹得往上翻掀。手忙脚乱搞定,披风式雨衣又被吹得背包露出,担心背包防雨套被吹掉,收起雨伞反手抓着背包套,快步走到石门山的左侧公路风势较小处,重新整理雨具。耽误几分钟后,握紧雨伞再次上路。到克难关(大风口)时,强劲的风从左边山坡袭来,让我无法站稳,必须依赖登山杖(还好有带)支撑,才能跨步向前。几次被风吹得脚步踉跄,差点跌倒,让我又想起6月初在雪山鞍部往翠池碎石坡的情景,怎么我的独行都要有这样一幕惊险!只是这次在平坦的公路上。几部轿车呼啸而过,没人会停下关心,因为这附近太多登山人口,看我的装备可能会认为是下山準备搭车的山旅游人。很吃力的左抓雨伞雨衣,右握登山杖支撑,缓步向前,慢慢熬过克难关,才让一场举步维艰的情景缓和下来。左侧的石门山北峰阻挡了风势,容我稍微喘口气。转过一个迴头弯,惊见两侧的花儿绽放,窃喜还有美景相伴,随手拍得几张美图,留作记忆。远远看见太鲁阁国家公园合欢山管理站时,很惊讶此地何时有这么美的豪华建筑?靠近后仔细端详,才知道这才是我应该下车的终点。心里对自己一阵#$%*&︿XD 后,转而大声长啸,这曾是我哈啦族人一行到访疯狂过的景地呀!怎地就把以前的记忆消失了!?进入贩售部,放下背包,解放一会儿;出来重新穿戴后,在细雨中,给曾经坐过的桌椅拍张照片(椅子收了),上传哈啦族人的赖群组,问问是否有人还曾记得?担心因为下车点错误,需多走3.6公里,影响第一天到达目的地的时间,不敢久留,讯息上传后立即动身继续行程。小风口往合欢北峰入口处,风势陡强,周遭的高山杜鹃却韧性绽放,丝毫不惧!沿途依然雨势持续,仅大小更迭。蜿蜒的台14甲公路,雨中行来虽没被雨淋湿,但雨裤雨衣下的身体也因汗流浃背而全身湿透;别以为高山气温低在15度以下,不透气的装束仍会让人闷热得气躁难耐!何况身上还有一个约17公斤的包袱。毫无意识的走着,念念不放自己下错站的事,迫使我这段约5.1公里的路程几乎是急行军的方式赶路。午后看见公路左侧出现台14甲公路终点绿牌,紧接着的公厕显示已到大禹岭,回头拍张隧道照片。记忆中及资料查询时都知道这里有食宿供应的小店,饥肠辘辘的胃,已然大声抗议不给补给。到得小店前,有两队人马正进用午餐,都以麵食为主。匆匆退下雨具,放妥装备,首先豪饮半瓶约350毫升的开水。喘口气,再吞颗茶叶蛋,再加一小块盐糖,无法阻止饥饿的感觉。原计画的麵包激不起食慾,若要自行炊煮泡麵,肯定耗时,只好跟小店买包葱烧碗麵,囫囵充饑。一方因雨放弃合欢小溪营地露营,改住民宿準备隔天攻顶合欢西峰的四人队伍,盘问我有谁同行?欲往何方?几天行程?得知我是一人独行,除了竖起大拇指称不可思议,外加安全提示与预祝顺利成功。彼此都觉得在这种天候行走山林是一种挑战,是一个风险,但也是难得的快乐与福气;因为只有健康的身体,才有缘得以享受这种自由的惬意!离开大禹岭前,雨势突然加剧,不得不再穿戴雨具。此时却发现用了多年的皮尔卡登黑伞,一根骨架转折处已断开,虽勉强可用,伞面已有凹陷,感觉不好;显然是前面风大伞掀时破坏的。话别山友,继续迈步往关原前进,降雨忽大忽小,约半小时后转为雨雾,风势也因山势阻挡而停滞。这段路景色乏善可陈,不知不觉见观云山庄大牌贴在路边挡泥墙上。计划里有在山庄停留的打算,但琢磨时间不可耽搁,只好放弃,拍下标记作为未来择期探访的景点之一。紧接着全台海拔最高的"关原加油站"出现眼前;记忆中,这里有小店可补给,也有热食及咖啡饮料。远远一位戴鸭舌帽的中年男士对我点头招呼,看似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或是老闆,可是当下不知怎地,就没有意愿停留进去看看?停车场几部轿车,一群游客纷纷抢拍加油站后侧的山峦景观,我看也没啥特殊之处,取出手机準备蓝芽遥控自拍一张,竟毫无感应!检查后才发现遥控器内的电池已不翼而飞。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这表示后续行程都无法自拍留下美图,当下只能徒手拍照了!满怀疑虑的离开加油站,一路思索着为何没有电池?行程中一直都没有拿出来使用,怎会不见?顺着记忆,追索今天发生的事,终于想起早上起床漱洗后,整理背包时不慎把遥控器掉在地上,当时捡起只把脱落的盖子装上,并无检查电池是否掉落,原来就是………!唉!太大意了呀!又是一个懊恼的心境,必须两天后走到天祥才有机会买到电池恢复使用啊!过加油站不久,"合欢观云"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如匾额般的水泥边坡题字是丁未年时任立法院副院长的黄国书先生所题(黄国书原名叶焱生,新竹北埔客家人,曾任陆军中将、立法委员、第五任立法院长)。但该处左观右览,都是山壁与树丛,丝毫不见云海景观,或许时过境迁,地理变更,以致观云的事不复再现吧!而那水泥边坡看起来毫不古老。走过合欢观云,突然觉得右脚踝后侧上方的肌腱疼痛,以为是磨破皮了;停下脚步拉起裤管检视,并未发现破皮。用手摸揉,判定是登山鞋上缘硬质处挤压肌腱所致。过去穿着多次都没这个问题,不知为何这次平面下坡路段竟会发生?到台8线118公里处的钢构红色关兴桥,想起网路上有位妹子说过的历史典故,稍停缅怀,然后一路下冲。见几个崩塌山坡,感叹人类的破坏与自然的力量,让世界不断改变,不知未来将会是如何的呈现?很快的,看到121公里的路标,心想今天行程预计走25.9公里,慈恩何家果园在132公里处,只剩11公里,看一下时间,已是15:50。若依前面的速度约每小时3.2公里,算算需天黑后七点一刻时才能到得民宿。于是加紧脚步,要求自己可以做到每小时3.5公里。却万万没想到,过121里程牌后竟是一路上坡!!转过第一个弯,眼见还有第二个髮夹弯,且都是八度的坡道,让我顿时像洩了气的皮球,整颗心瘫软下来。心里叨唸着@%!$@&*& 一堆不能说的字眼,干谯于背上重装,还要在漫长的路给我这不知尽头的上坡路段。一辆花莲客运在弯道上超越而前,真恨他没良心为何不停下问我需不需要搭乘!忘记转了几个之字形上行弯道,好不容易看到碧绿隧道,欣喜穿越隧道就是过了山头吧!入口处看着遥远那头的亮光,差点儿又要骂髒话,怎么这么长啊?打着头灯,顶着一肚子不愉快的怨气,设法快速通过,出隧道口接着而来的又是另一个隧道,一个有弯度的隧道-金马隧道。这时已没有力气干谯了,只能硬撑着继续踏入金马。出口前看到122的路标,天啊!25分钟才走1公里!这如何是好?到民宿的时间又要延宕了!走出金马,"枫情种种"的解说牌以及有古意的木造山屋,虽然美景当前,却激不起我停下脚步,尽情欣赏的欲念。匆匆拍照,继续赶路,期望在天黑前可以到达今天的目的地-慈恩何家果园。这一直下坡的路段,却让我右脚踝后侧肌腱更加疼痛,逼得我很想脱下鞋光脚走路。可是………唉!无奈啊!远处又见几处崩塌的山峦,实在很难想像,前人是如何在这险峻的山峦间开山闢土,凿出这条公路?一小时二十分后,看到127.5K处碧绿的标示牌,这一段路终于达到每小时走4公里以上,但已是下午5:35。看来,还得再加紧赶路! 踏进碧绿神木观景平台前,一辆宾士跑车型轿车由我的后方呼啸而入,车停妥下来一位男士,看他立即拿出手机拍照,我也边走边拍下左侧露出上半身的神木。正準备离开时,那先生朝我走来,劈头便问:碧绿神木是哪一棵?窃笑之余,随手指向左侧下方,同时前方也有一位游客补充说:就是下面那一根。(哈哈哈哈!会心一笑!)那先生拍照后,在我背后又问:你背着重装是爬哪一座山下来的?我赶紧说明这是健行活动。他又质疑要走到哪里?有带帐篷吗?告知今天的行程与住宿点,他很讶异这附近有地方可住宿?并说也想住一晚。基于同是旅人,便致电何家果园,询问老闆娘是否还有床位?顺便告知我已有预订,且会在19:00左右到达。老闆娘除了警告我七点以后没晚饭吃,也同意给我再加一个床位。拨电话前,有先告诉那位男士,住宿点是一般山友过夜的地方,都是通舖且很简陋;他回应没关係,只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即可,他也是随遇而安的人。给他地址后,请他用谷狗导航,他的台湾省大哥大电信却没有讯号,无法查看。担心他开车错过或找不到,自告奋勇表达愿意直接带他去;他毫不介意潮湿汙秽的装备弄髒他的车,便卸下背包放进后行李厢,登车直驱何家果园。这一段约5.3公里的路程就由宾士车代步了!其实,右脚的疼痛感已经让我难耐,庆幸此刻救星出现哩!不到十分钟,到达慈恩,老闆山大王协助挪出一个停车位。老闆娘引导进入山坡最下层的住屋,通舖上下两层,每层可睡八人;我们选了上层舖位。我因上下衣物都已湿透,距老闆的娘答应的用餐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便先行沐浴更衣,整理妥当后赶上六点半梯次的晚餐。历经一日的奔波赶路,清洗后食慾大涨,饥饿的感觉让全身乏力,加上七个多小时的负重步行,这一餐菜肴米饭毫不忌讳的灌入肠肚,饱餐一顿。餐后打点玩杂务,回到路边水果摊与那先生对话,一聊就没止尽。话题从今日的巧遇到平常的饮食、各自的工作、嗜好、游山玩水的经历、用车的选择、养身的方式………;吓!聊到让山大王质疑我们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多话,竟可花两个多小时在昏黄灯光下站着不累?接过老闆的椅子,坐下后直到快十点了才请他去盥洗,我去就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