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新的高端转移规则,年报第四次高端转移出现。

自深交所11月23日发布《上市公司高转移信息披露指引》以来,高转移的条件和要求很多,a股市场高转移的披露浪潮已经持续了几天,引发了披露高转移计划的郑源智慧、叶正科技和韩邦高科三家公司二级市场股价的大幅下跌。 然而,几天过去了,11月28日晚,在高端转移新规公布后,一些上市公司终于敢于上钩,推动高端转移。联创互联发布了《2018年利润分配和资本公积资本化方案预披露公告》,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李郭虹先生拟实施2018年利润分配和资本公积资本化方案。根据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股本总额,每10股将向全体股东派发0.2元(含税)的现金股利,每10股将从资本公积金中向全体股东划转8股。 因此,联创互联网也成为a股市场第四家更高水平提交2018年度报告的上市公司。 专注于互联网广告行业的联创互联,通过并购提升业绩,然后整合公司财务。2015年至2017年,联创互联是a股市场运营收入和净利润年增长率较高的成长型企业模式之一。然而,在过去三年或更长时间里,联创互联也经历了与其创业板指数相同的冲击和下跌,最大跌幅超过80%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股“顶风”发出高转移的背后,联创互联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29.89%。虽然新的高转移规则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不超过50%的红线限制,但在这样的业绩下滑下推动高转移仍然有点牵强。 从过去的历史来看,联创互联也是高转移概念的崇拜者。自从2012年a股上市以来,联创互联此前已经两次发出高转让。一份是2013年的10比10年度报告,另一份是2015年疯狂的10比27年度报告。此外,联创互联将把转移推高三倍。 并购主题+高转移主题在过去大大增加了联创互联互通,但联创互联互通也有两把双刃剑——一是公司在并购道路上积累到第三季度末的商誉高达32.7亿英镑,占总资产的63%,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二是企业规模不包括过去提出高转移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疯狂减持和变现潮。 事实上,在此提议之前,公司董事兼总裁齐迎海先生已于2018年11月12日披露了减持股份的计划。不过,根据新的减持规则,他还宣布,他不会在该提案公布之日起三个月内通过电话拍卖减持联创互联的股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