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由于这一规定,官场上几乎没有阿谀奉承。

官场规则从属于上级,从来不是这样。

然而,当下属服从上级时,没有必要奉承上级,除非下属的命运由上级决定。

清代的大部分时间,地方官员是由官方部门直接派遣的,他们的晋升也是由官方部门的评估决定的。上级只有弹劾权,对地方官员的未来影响不大。

虽然省长和省长的级别不同,但他们不是下属。

严格地说,后方的官员可以弹劾前方的官员。尽管这种情况很少见,但州长们也不能太过强势。

太平天国以后,平定叛乱有功的主要军官相继被封为诸侯。因为他们太强大了,政府的部署和省法官只听他们的。

如果他们是由州长推荐的,尊重的程度会加倍。

官方部门仍然可以派知县,但能否弥补不足取决于省长的意思。

结果,下层的命运由上层决定,下层逐渐成为顺从的小媳妇。

原来只有科举考试中的主考、主考和副主考是知识分子的老师。

那时,学生和老师是一种伦理关系,当他们走到世界的尽头时,没有学生能背叛他们。

在清朝,当老师的机会只有当一个人是翰林的时候才有,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像翰林一样挤着去当一个冷漠的官员。

但是到了晚清,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地方一级,任何被下级上级推荐的人都会崇拜上级作为他的老师。

即使一向非常重视诚信的京官也不能逃避习俗。

那些被上级吸引并在北京获得一流地位的人也应该崇拜下属部门的官员作为老师。

每个人都认为最早的特使任务是一个危险的过程。后来,人们发现无事可做,工资也很高。因此,在外交部成立后,所有获得被派往国外机会的人都向外交部首席官员致敬。

官场礼仪最初要求下属向上级鞠躬。

后来,一些人从军营里引进了数千名士兵,也就是单膝跪地。

根据这个原则,上级在举行这个盛大的仪式时必须归还礼物,但是下级却以高速殴打成千上万的人。在上级回复之前,上级不会归还礼物。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看到只有较低的层次赚了数千,而较高的层次却没有回报。

整个衙门属于官员。只要上级在场,他们就必须在车站表示敬意。地方政府和京官政府就是这样。

礼仪不断发展,其背后的动作必须跟上,随之而来的是礼物和礼物。

官场就这样变成了一级一级向上逢迎谄媚的所在,谁要是不这样,在里面就混不好。官场因此成了一个逐级迎合和奉承的地方。如果有人不这样做,他们就不能很好地融入其中。

这种场景,在晚清的几十年里,大家都很正常。

在新政时期,当记者刺伤他时,官员们感到有些尴尬。

然而,官员的命运由其上级决定的模式没有改变。尽管尴尬,奉承仍然存在。

然而,偶尔会有狂热分子拒绝奉承、反驳或戏弄他们的上级。虽然这不会造成麻烦,但晋升是不可能的。

奉承仍然主导着官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