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最近,当我在网上看到蔡徐坤给B站发了一封律师信的消息时,蝉儿的主人有点在意,发现舆论几乎在责骂蔡徐坤。

要不是早知道舆论的原因是蔡徐坤反对乙站,蝉主几乎认为蔡徐坤做了坏事,才受到了这样的辱骂和嘲笑。

在网上,有些人骂他玩不起。有些人说他赚了明星般多的钱,所以他被骗了。

这些话确实提醒蝉的主人一件事。似乎许多人认为那些赚了很多钱的明星应该受到责备并被平静地接受。

我不知道这个奇怪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今天我们将讨论它。

只是为了好玩,明星们负担不起吗?蔡徐坤给乙方发了一封律师信,这封信源于乙方对蔡徐坤的大量恶搞编辑、诽谤言论和滥用肖像权。

特别是蔡徐坤打篮球的视频已经被B站的各种幽灵动物完全编辑过了,现在,当你打开B站搜索“蔡徐坤”时出现的所有视频都是恶搞视频。

在车站乙搜索“蔡徐坤”几乎是所有的鬼魂和动物的视频。除了恶搞鬼兽视频之外,还有一些关于电视台乙台蔡徐坤的血腥暴力和恶意侮辱,这也是蔡徐坤给律师写信的主要原因。

为了保护他们的权利,蔡徐坤起诉了乙站,但是在权利得到保护之前,群众嘲笑他。

蔡徐坤把律师的信送到乙站后,乙站的头版推荐了更多有关蔡徐坤的视频。乙站搜索栏中的关键词“每个人都在搜索”也占据了第一排,如“蔡徐坤”和“小鸡你真美”。

“蔡徐坤”相关关键词占据了搜索的第一排。搜索这一边的站点B的恶搞视频没有被压制,另一边的网民也没有放过蔡徐坤。

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创造”自己,在网上上传关于蔡徐坤的恶搞视频,还有许多人开始辱骂和嘲笑蔡徐坤。

有些人说蔡徐坤和blx玩不起,并举出其他明星以前被欺骗的例子。他们说其他明星没有起诉B电视台,为什么蔡徐坤不能接受?有人说蔡徐坤没有任何代表性作品,但他赚了很多钱。挨骂有什么不好?作为公众人物,这不仅仅是人们饭后的谈话。

有人说蔡徐坤只是出来做个节目,那么多恶搞视频最终并没有帮助他提高知名度,但他却创造了足够的流量来起诉电视台。

舆论认为,蔡徐坤起诉电视台是蔡徐坤的错,所以更多吃瓜的人加入了责骂蔡徐坤的行列。

技术住宅中的网民引爆了蔡徐坤的贴吧。许多人在蔡徐坤邮局出售他们的b站账户,嘲笑蔡徐坤的粉丝。

一些人还在豆瓣上贴出了出售乙站的蔡徐坤邮政局的账号,称蔡徐坤邮政局很受欢迎。

(蝉的主人也不知道流行的感觉在哪里?)我以前在豆瓣上看过一篇文章,总结了蔡徐坤在互联网上被黑客攻击的事情。

每当有社会新闻报道说有人已经死亡,这个微博下通常会有这样的评论:“蔡徐坤为什么没有死?

“有很多营销数字以黑蔡徐坤为乐,伴随着恶搞的图片,这让不喜欢蔡徐坤的人骂蔡徐坤。

几乎每个平台都是开放的,当你搜索蔡徐坤时,你会看到各种辱骂和愤世嫉俗的言论。

当时,看完帖子后,蝉的主人在想,蔡徐坤做错了什么?整个网络都会像这样被封锁。

我问了我周围的人一点,但是每个人都说蔡徐坤似乎没有做什么坏事。

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是,没有做错什么就昏过去,但这在娱乐圈很常见。

娱乐圈有很多明星都曾莫名其妙被黑,网友骂明星的理由很简单,今天是穿衣服丑了,明天是听说了某个谣言,还有通用理由“德不配位”。娱乐圈的许多明星都神秘地昏过去了。网民骂明星的原因很简单。今天他们穿着丑陋。明天他们听到一个谣言,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道德不值得一个地方。

不管有没有理由,明星都有可能被涂黑和责骂,明星最好不要反驳,否则他们会招致更多的责难。

为什么你不能开个玩笑,当明星仍然假装无辜的时候,在许多人的眼里,好像明星赚的钱值得被责骂。

如果舆论的方向决定了事情的真相,我以前看过一部关于网络暴力的电影“搜索”。

影片中,女主人叶·秋兰在公交车上没有给老人让座,由实习记者陈佳琪拍摄。

回到公司后,杨佳琪将视频交给了著名记者陈若希,陈若希利用自己的专业敏感性对视频进行处理和编辑。

陈若曦特意放大了叶秋兰的话“我只是不想让座”和“我想坐在这里”,然后把消息推出去。

果然,新闻报道获得了巨大的反响。叶秋兰被称为“太阳镜姐姐”,在网上被网民讨论和辱骂。一些网民也开始在网上曝光她的隐私。

看到这个消息吸引了如此多的关注,陈若曦利用这一情况,准备在“墨镜姐姐不让座”上做一个特别的新闻。

陈若希呼吁专家对事件进行评估,并要求专家不要友好地讲话,最好是针锋相对。

这时,杨佳琪又一次找到叶秋兰做新的采访。在采访中,叶秋兰向公众和老人道歉,说他心情不好,应该让座。

让座不是什么大事。它应该以叶秋兰的道歉而结束。

然而,陈若曦不想放过这样一个热门话题。她说杨佳琪的面试职位有问题。她压制了叶秋兰的道歉视频,并继续跟进叶秋兰拒绝让座的事。

陈若希找到了叶秋兰以前的学校和公司,并采访了叶秋兰周围的人。

叶秋兰的前班主任说:“学校过去以她为荣,但后来却以她为耻。

“因为有人告诉电视台,叶秋兰成了老板的情妇,陈若曦也开始报道叶秋兰公司背后发生的事情。她说这些挖掘一定是大新闻。

根据舆论的预期效果,记者媒体逐步将叶秋兰报道为负面人物。

随着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息,叶秋兰不仅在网上被骂,而且在他的生活中也受到了影响。

叶秋兰出门时被路人嘲笑,被一群人围着用手机给她拍照,被认出来了。

路人把叶秋兰的照片贴在网上。照片里还有一个人。他们被误认为是男性和女性朋友,并在互联网上引发了另一场讨论。

说来也巧,被拍到的男子恰好是记者陈若希的男朋友杨受成。陈若曦看到这张照片时非常生气。

陈若曦利用记者的职业便利,报道叶秋兰故意勾引女记者的男朋友作为报复,还勾引了他的老板,将叶秋兰描绘成道德败坏的情妇。

直到现在,舆论的风已经把叶秋兰彻底熏黑成了碎片。没有人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每个人都跟着潮流骂叶秋兰。

电影结束时,叶秋兰自杀身亡。最终报道了她没有让座并为癌症诊断道歉的视频。伤害她之后,人们意识到他们做错了什么,但是没有什么是可以挽回的。

那些随波逐流,脚踏实地的人并没有真正变得高尚。鲁迅的小说创造了一系列观众形象。他们麻木冷漠,喜欢嘲笑别人的痛苦。

在现代,受众形象只是网络暴力的旁观者和实施者。

目前,很多网络暴力都是“跟风”的,无论被骂者是否伤害了自己,是否真的错了,他们都会跟着别人骂。

旁观者不会独立思考,只会跟随公众舆论加入到辱骂、辱骂、嘲笑和嘲笑他人的战争中。

在“搜索”电影中,网民评论了叶秋兰的评论。他们摆脱了针对他人的聪明的网络暴力,但他们仍然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

也有一些人,因为他们自己的不快乐,通过在网上攻击别人来寻求优势。

他们以自己为中心,把语言变成锋利的武器,发泄生活中的压力和不满,无视事情的真相和被责骂者的感受。无论如何,大量人口意味着正义。

正是这些人把网络暴力变成了大规模的黑色场景狂欢,抹黑了他人的权利,而那些被涂黑的人是极其有罪的。

但是仔细想想,那些被黑客攻击的人真的有这么多罪,他们应该被骂到现在吗?叶秋兰在“搜索”电影中的反问句就像被整个网络涂黑的蔡徐坤。他做了什么被骂死,被警察描绘成暴力和血腥的?在这一点上,有些人可能想告诉蝉的主人,如果有良好的言论自由,就没有说话的自由。

网络言论是自由的,但不应该是邪恶的。

你可以表达你的观点,但是你不应该说恶意的侮辱性的话。

你可能不喜欢甚至不讨厌蔡徐坤,但没有必要效仿黑蔡徐坤。

不要对别人做你不想让他们对你做的事。追随潮流、脚踏实地的人不会变得更高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