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参访!搬迁前的「筑地市场」鲔鱼拍卖盛况

凌凌壹@ReadyGo距今已有八十几年历史的,从江户时期便是江户主要的市集。随着时代变迁,筑地市场逐渐变成全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部分供应来源,排水系统及腹地已不敷使用,因此自2018年10月之后,筑地市场将全面搬迁至丰洲,除了原本的海鲜集散中心之外,增加了蔬果、特地为了民众设置的美食及观赏拍卖的天桥区域,彻底分隔商家与观光客的活动空间,不仅全面提升了安全性,观光客更可以就近品嚐来自全日本的新鲜海产,一举两得。然而,2018年的1月,我有幸前往筑地市场搬迁前,参观喧闹近百年的繁盛交易过程。1月的冬日气温冷冽,凌晨三点往市场出发,街上三两灯火闪烁,这个城市仍在沈睡。距离下榻饭店车程约20分钟,巴士在路边停靠下来,导游指示我们向前走,排成好整理的一条直线,就在这个时候往左一转,灯光与人声一同鼎沸起来,筑地市场到了。 从入口一踏入市场腹地,便是一个你闪我躲,注意来车的混乱场面。地面溼滑,有些地方有点泥泞,运货车伸长着两根铁叉由渔师或商家快速来去,过于慌乱的过程之中导致照片模糊,无法好好停下来对焦。市场中间有好几条通道,渔获由柱子处向外延伸,仔细一看所有渔获不仅来自东京湾,更来自全日本所有盛产海鲜的地区,而标价或高或低的绝大部分渔获都已标示售出,海鲜的市场从城市还没醒来就已战火连绵。 穿越对于观光客来说十分危险、对商家而言白眼满天的交易区域,来到上层办公室层穿戴观光客专属的反光背心、选用合脚的雨鞋以及配戴导览解说的耳机。 导览耳机其实在喧闹的市集之中起不了太大作用,周遭车水马龙、来自四面八方的声响盖过解说,听不明白的地方只好上网搜寻解答,自由脑补或是即兴想像。今天鲔鱼拍卖的时间是五点半,尚未入场之前,导览人员带着我们在市场内逛了好大一圈,并且解说哪些海产现在正是美味的季节,一边说明一边露出疲惫的神情,也难怪他会累,现在时间才来到凌晨四点。绕着绕着导览人员说筑地市场有着夜晚与白天交界时最美的景色,就在顶楼停车场可以瞧见。 据悉天亮时在这里可以看见太阳从城市线上缓缓升起,现在仍是筑地的夜未央,只能瞥见东京铁塔的影子。『时间差不多了唷!』导览杯杯透过耳机提醒我们该往鲔鱼拍卖场移动。盯着灯火通明已然出神的我精神一振,造访筑地便是为此而来。拍卖开始之前,鲔鱼在地上排成一列,从尾巴切下来的剖面是为了让商家确认肉质及新鲜度的方法,尾巴插在嘴里,这是为了让商家在下标前先确认自己心中的目标,拍卖完成后便一同让戴着自己店名帽子的商家带走,绝不浪费任何一个部位。 场中排列着冷冻与早上现补上岸,还有养殖的大尾鲔鱼,当然随着鲜度、重量及产地不同,价钱大相径庭。当天因为太过集中拍摄照片,忘记问这样一尾大概价值多少台币,不过通常这样的拍卖市场只提供给筑地最大的七家批发商进行拍卖,再由批发商批货给高达一千多间的中间商。每个月的批发量超过一千多吨,数量相当惊人。 数分钟后,混乱的鲔鱼拍卖开始,观光客们像鸭子般被赶进一处狭窄而细长的走道空间,周遭氛围与空气像颱风眼来袭一般突然寂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主持者一声宏量却不知道哪一国的鲔鱼语言,商家们此起彼落、有一搭没一搭地举起手来表示出价,整个市场被极为独特又奇怪的节奏佔据,而这之中,我竟没有任何一个字听得出任何端倪。五分钟过去,拍卖嘎然而止,观光客鱼贯而散。刚刚发生的叫卖声像是一首诡异的鲔鱼歌曲唱毕,市场回到它先前引擎人声鼎沸的样子。筑地市场参观到此告一段落,我却莫名觉得有点感动。我方才历经的不但是一场在市场里百人参与的鲔鱼音乐会,更参与了长久以来渔师文化发展的一小部分,这是一场充满动能的文化经历,真的十分特别。*分享筑地市场近距离的鲔鱼拍卖实况已是2018年9月底。丰洲市场即将于10月18日启用,届时如此真实而靠近的拍卖现场将只能在天桥上有距离得体验。我很有幸在市场搬迁之前得以前往参观,筑地市场即将步入历史,开启新的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